当前位置:首页散文杂文 》 命若琴弦---史铁生
命若琴弦---史铁生
时间:2018-06-19作者:中国先锋作家出版社 阅读:


    他坐在轮椅上,脸上时时挂着微笑。很难想象,这是一个在“最狂妄的年龄”残废了双腿,在三十岁那年又患上严重肾病的人。他的生命如琴弦般易断,但他不放弃生命,而选择好好活。
   他就是史铁生。
   乐观,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。有一回,记者询问他的职业,他笑道“生病,业余写一点东西。”这是怎样的乐观?在病痛中,他也曾想过放弃生命,然而,他在好友、亲人的关心下,在思索之中逐渐走出阴影。最终他可以笑对病魔。他打趣道“把身体比作一架飞机,那我这架飞机的起落架和两个发动机都失灵了。”生活中,他从不悲观,快乐的像个孩子。一次他和朋友游玩,侥幸脱离困境,有人说此中必有“福将”。史铁生忽然笑了。之后他在书中写到“当时我就乐了,我轮椅上就贴了一个福字,福将说的不就是我嘛!”   乐观,成就了一个伟大的作家,史铁生用微笑告诉了我们,如何面对苦难。

    宁静是一种规格很高的品质,史铁生是宁静的,因为他走出了绝境。绝境从来就是这样,要么把人彻底击垮,要么使人归于宁静。真正获得宁静的人,非但不是麻木生硬的,反而是极其敏感极其温厚的也是极其丰富极其坚韧的。史铁生内心的宁静隐于他内心无一日止息的起伏中,他为草的凋零或者树叶的飘落而伤感,替一位素不相识的弱智小女孩担忧 。。。。。。这,或许就是走出绝境的人所能达到的境界,感而不伤。名利的风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聚拢在史铁生身边,但很快又因为他的低调流散而尽。名利的诱惑在他的平静的心湖中激不起涟漪。庄子说:人莫鉴于流水,而鉴于止水。在静中,我看到了高尚的灵魂。
奉献,生命才有意义。这也是史铁生生命中另一处闪光点。史铁生用残缺的身体,向世人奉献了最为健全而丰满思想的大餐。在《病隙碎笔》中他一如既往地思考着生与死,残缺与爱情,苦难与信仰。。。。。。对于《我与地坛》,韩少功评价说“一种千万人心痛的温暖,让我们在瞬息中触摸永恒。”这些作品无疑是文坛上的硕果。他奉献出自己的思想,又在生前留下捐献器官的遗嘱。他在新年前一天逝去,但一位病人却在新年这一天移植了他的肝脏,获得了新生。史铁生曾这样写:“我愿意这样走,就像徐志摩《再别康桥》里写的那样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是的,他做到了。通过奉献,他实现了自己的信仰。
这就是史铁生,一位乐观宁静的智者,一位默默奉献自己的仁者。他用自己的行动为我们作出了表率。
多少人,身在天坛,在众人膜拜中堕落下去。
多少人,缩在角落,在风雨摧残中颓废下去。
多少人,活在喧嚣,在凡尘中沦为平庸之人。
然而,命若琴弦的史铁生,却在地坛扎根下去,长成了一株茂盛的合欢树。他的生命如琴弦般易断,但他用乐观,不屈的精神,向世人奏出了最强之音。
他沉静着走下山去,扶着他的拐杖。某一天,在某一处山洼里,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,抱着他的玩具。当然,那不是史铁生。但是,那不是吗?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。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,大可忽略不计。
命若琴弦,但世上万物合奏,从未间断。

主办单位:中国先锋作家出版社   
Copyright 2008 - 2018 Chinese avant-garde writers press.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:xianfengzuojia@sina.com
中国先锋作家出版社登记证号:52151314-000-04-10-1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,香港九龙旺角花园街2-16号好景商业中心23楼2309室,上海静安区巨鹿路675号 技术支持:奇兵网络